高原戈壁,火箭军某部二级军士长侯长岭站在发射车前预备就绪。“焚烧!”跟着一声洪亮的口令,导弹准时发射升空。得知导弹成功射中方针,侯长岭悬着的心总算落了地。尽管相似的场景早已历经很多次,但每次都能让侯长…